1. 首页
  2. 足球比分

中国突然成美第二“债主”后,专家:不排除中国大幅削减美债的可能

美国于1971年单方面宣布废除布雷顿森林体系金本位制后,美元就在世界经济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多个货币当局发行货币的参照物不是拥有多少黄金,而是拥有多少美债这一美元核心资产。

美债一时间也成为被全球公认的最可靠的投资品之一。然而,这背后却隐藏了美国经济的巨大风险,这就是当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美国经济可以随意滥用美元地位,进而则使得那些离美元印钞机最近的人变得更加贪得无厌。这一点,从美国经济不断膨胀的债务数据上就可以说明问题。

截至8月17日,美国债务总额高达22.5万亿美元,是61年前的约80倍,1958年赤字刚开始时,美国的债务仅为2800亿美元。另有预计到2021财年时,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将增加4.78万亿美元,这几乎将创下美国经济史上的新高。

这都说明,美国经济或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债务黑洞之中。而美国经济之所以债务不断爆表,一方面是财政赤字逐年递增,这背后的原因正是在于美国经济凭借美元的优势,美国财政部可以通过向全世界兜售美债,而对冲其已进入的(年)万亿美元赤字的时代。然而,由于美元脱离了黄金本位的支撑,一旦美元和美国经济的信用减弱,美债则将变得不再像从前那样受欢迎。

自2018年以来,这样的景象就时常发生,过去十几个月间,全球至少22个美债的海外持有者不同程度在不同月份减持了美债。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最近一些年份,美债第一大海外债主也在中国和日本之间此消彼长。

事情的最新进展是,据美国财政部当地时间8月15日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有两个月延后惯例),在中国24个月(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稳居美债第一大海外持有者之后,日本突然于今年6月成为美债第一大海外持有者,尽管,中国(内地)6月增持了23亿美元美债,但从更长时间范围看,在去年6月至今年5月的12个月间,共减持了810亿美元。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突然由第一大美债主改变为第二的位置。

BWC中文网观察团分析认为,中国经济或发出一个新的综合外汇储备和货币信号,即美债这一美元的核心资产显得似乎不再那么重要,特别是美国经济不断“变脸”的情形之下。要知道,在中国成为美债第二大海外持有者的过程中,中国的黄金储备已打破沉默,自2018年12月以来,连续8个月增加。截至2019年7月末,中国黄金储备报6226万盎司(约1936.5吨)。

多家外媒和分析师一直认为,一旦中国大幅减美债并增持黄金,美元和美国经济将受到非常大的冲击,甚至可能会是“核”级别的。而事情的另一进展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亿万富翁雷.达里奥近日表示,不排除中国大幅削减庞大的美国国债的可能。这将是美国经济非常担心的事,我认为或成为现实。

至少目前,从中国外汇储备中,关于黄金的连续增持或就是一个隐约的信号。亦如野村资产管理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Masahiro Kawagishi表示,美国经济无疑引发这样一种担忧,即美元可能不再是以前那样的主要货币了。而一旦美元信用不断下降,则意味着,美国经济向全世界兜售美债而对冲赤字,发展经济的借式或不可持续。

要知道,俄罗斯、土耳其已提前进入了近乎于清仓式减持美债,而大举囤积黄金的进程。这两大经济体已连续数月没有出现在美国财政部TIC美债主要海外持有者名单中。例如,俄罗斯近年已累计抛弃了约93%的美债,并已成为全球最大黄金买家。分析师认为,俄罗斯等国正在用如是方法,走上一条与美元隔绝的道路。

不仅如此,美国经济的一些传统盟友也在减持美债,例如,韩国由5月持有的1173亿美元减持了21亿美元美债,目前持有1152亿美元。而澳大利亚继2-4月连续3个月减持美债后,于6月再度减持了5亿美元,目前持有392亿美元。分析认为,当韩国和澳大利亚都在不断减持美债时,这说明美债为象征的美元资产越来越不得人心了。

值得玩味的是,在美债抛售潮不断迭起的情况之下,美国经济欠债上瘾的习惯却还在变本加厉。事情的另一个最新进展是,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当地时间8月16日报道,美国财政部近期暗示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考虑发行50和100年期的美国国债。

而目前的美国国债的发行采用定期拍卖的方式,最长期限基本是30年。而一旦更长期限的美国国债得以发行,则意味着,美国经济的债务黑洞风险或将加一步加剧。要知道,这背后是没有任何贵金属背书的债券,届时全世界投资者唯一对标的,可能就是美国经济和美元的信用。而通过美国经济近期不断“变脸”的现象,可以看出,这一信用似乎是不可预期的。

反过来看,而如果某一个债券是以黄金为背书,其可能成为更加保值,并跨越时空的债券。例如,俄媒近日报道,法国一名议员敦促法国说明准备采取哪些措施来“彻底解决”俄罗斯偿付沙皇时期债券问题。据悉,1997年时,俄罗斯与法国签署协议称,俄已清偿沙皇时期债务。不过,法国议员表示,已偿付金额似与实际债券总额不符。

值得注意的是,1867年,俄铁路公司开始发行以黄金作为担保的国家债券。之所以上述俄罗斯的历史债券问题受人关注,背后的一个关键因素正是由于黄金是该债券的担保物。亦如凯恩斯所说,黄金作为最后的卫兵和紧急需求时的储备金,还没有任何其它更好的东西可以替代。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美国废除金本位制,时隔48年后,终于也有美国人突然提出了恢复金本位制的建议。可见,美元地位已大不如昨。华尔街日报数周前报道称,美国西弗吉尼州亚众议员亚历克斯穆尼向众议院大胆的提交了一项新法案,试图让美国的美元发行货币体系重新退回到金本位制标准,紧接着,该州又有立法委员代表在此基础上推出了一个健全货币法案,并取消对黄金和白银的所有税收。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美国的多个州也正加速立法或已开始让黄金白银成为与美元并驾齐驱的合法货币。不过,目前有关美国议员提出的恢复金本位的讨论还只停留在战略层面,穆尼提出的恢复金本位方案是否将得到通过目前依然未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多国及对货币有真正认识的人来说,对黄金打破以美元为主导的全球货币格局,以及美债抛售潮或也正在成为一个趋势。而雷·达里奥稍早前时曾表示,经济发展具有周期性,而目前在许多方面都类似于20世纪30年代末期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情况,当前的市场迹象和数据正在按照美国大萧条的剧本发展,美国或将在2年内发生新的金融危机。(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g-wine.com/a/202281.html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