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足球指数

融化大幅提前!NASA卫星多次确认:北极“海冰阀门”已打开

最近,我们所在的地球正发生着一系列怪异而少见的变化。比如位于北纬60度以北逼近北极圈的美国阿拉斯加州最大城市安克雷奇,最高气温达到了32摄氏度(简称度,下同),为50多年来最高记录;而据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组织报道:2019年6月是人类观测史上最热的6月,平均气温比2016年6月的最高纪录还高了0.1度;而欧洲在6月下旬遭遇了罕见的初夏热浪,多地气温突破40度,法国局地甚至达到了45.9度,创造了新的全国最高气温记录...这一系列的情况都宣告着2019年北半球的种种不寻常。

而在北半球最北边的北极圈更是如此——一系列异常的状况正在北极圈内发生,比如在格陵兰岛附近,来自美国宇航局(NASA)的卫星记录到了2019年这一地区进行的一系列异常变化。在2019年在3月下旬,格陵兰岛西北部与埃尔斯米尔岛之间的纳雷斯海峡上,这一地区形成的“冰拱”结构崩溃,这比往常早了好几个月,并且在接下来几个月中逐渐分解崩溃,这在3月19日、4月14日和5月25日的卫星图像上可以看到海冰出现了明显崩溃,并且产生了大量细碎的碎冰。同时,5月25日的卫星图像上,破碎的海冰已经在纳雷斯海峡中自由流动。

冰拱是什么?这是一个特殊的高于海平面的结构,由海冰组成,对于纳雷斯海峡的冰拱来说,它其实是北极圈的“海冰阀门”,能够在春季阻止海冰流出北冰洋并向南漂流穿过纳雷斯海峡进入巴芬湾以至于抵达更温暖的海域而消融。这种“海冰阀门”并不是永久的,按照NASA的说法,它通常在秋季或初冬结束时形成,并在6月或7月分解。这样来看,2019年的消融至少提前了三个月!

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海冰科学家内森·库尔兹指出,这道“阀门”崩溃的时间会影响从北极中部流出的旧冰和厚冰的数量,因此今年的提前解体可能会导致北极海冰厚度整体下降。

库尔兹暂时还不知道这道“阀门”突然失效的具体原因,不过,一些分析数据可能给我们答案——库尔兹指出,温暖的温度、过薄的冰层以及强风天气可能导致早期的冰拱崩解。库尔兹表示,对于北极来说,这是一个异常温暖的冬天,特别是在格陵兰西北部形成冰拱的地区更是如此。

在北极历史上,类似的事件并非没有发生过,比如2017年5月,这道“阀门”也出现了提前坍塌,科学家们将此归咎于这一地区的异常强风天气、异常稀薄的海冰,以及冰拱前的开阔水域。类似的早期分手还发生在了2010年和2008年,而2007年是最异常的,在那一年里这道冰拱根本没有形成。

2017年的冰拱提前融化事件

不过,库尔兹给出的一个好消息是,因为纳雷斯海峡整体宽度有限,从它当中流出和输出的北极海冰总量还没有那么惊人,对比起来,连接北冰洋、格陵兰还和挪威海,位于格陵兰岛和斯瓦尔巴德岛间的弗拉姆海峡更大,其表面海水温度在过去一个世纪上升了1.9度,这一地区的在海冰输出方面可能具有更强的影响。但总的来说,纳雷斯海峡的异常变化仍然是北极海冰消失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2019年来说,它已经在持续影响北极海冰的健康度,可能对全球气候产生深远影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g-wine.com/b/112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