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威尔士足球队

清晨,听到了鸟叫

清晨,尚未醒,听到了鸟叫,如在身边,唧唧喳喳,布谷布谷,咕噜噜咕噜噜,此起彼伏,交相呼应,睁开眼,天蒙蒙亮。

出门,微凉的晨风,格外清爽,睡意全消,人精神了起来。隔壁的帐篷,传来间隔有序的呼噜声,看来昨夜的酒,还在缠绵着宿眠里的醉。


周围的人还没起,残羹还留在桌上,盘盘碗碗,描述着昨夜的推杯换盏。广场篝火盆里的灰烬仍在,沉浸在昨夜的火光明灭里。远处的山,笼罩着晨曦微光,黑黝黝雾蒙蒙,衬着山下水的深。水的纹,伴着风,一层一层,冲向岸边的石,敲打着岁月的痕。


青山绿水,野地宿营,篝火宵夜,举杯邀月,一批一批的人来,又一批一批的人走,只有那山那水,一年年,伴着那花谢花开,静静地看着人来人往,不舍昼夜。


天亮了又要返程,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各有各的安排,各有各的奔波,唯有那山,那水,心静气闲,与世无争,千年不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g-wine.com/c/58967.html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