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球比分

豆瓣8.8分:窦文涛拿到了《圆桌派》系列最低分,破9近在眼前

喜欢就关注吧!

《圆桌派》第四季低调的回归了,目前更到第3集,内容渐入佳境。

惊喜的是,第四季有30集,比前三季都多了6集,对于爱看文涛马爷道长唠嗑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而坏消息是,第四季播出之前,许子东教授在微博上宣布不参加本季录制,因为学校不允许。

没有许子东的加盟可能会感觉少一点什么,但《圆桌派》作为《锵锵三人行》的传承,更聚焦思想和观点的输出,哪怕聊天扯淡,都自带知识点,许教授因故不能参加,让人遗憾,但也不减节目魅力!

而说回窦文涛,他是一个1993年就获得了“金话筒奖”的男人,1996年加盟筹备期的凤凰卫视。

《锵锵三人行》贯通了窦文涛的事业,从1998年开播始,陪伴无数青年人度过了近10年的时光,也启迪了两岸三地的年轻人,虽然它看起来“不正经”,一副“多少天下事,尽付笑谈中”的样子,但它被誉为”15年来中国最有价值的电视节目“。

2017年,《锵锵三人行》停播之后,窦文涛与一众老友们出现在《圆桌派》,话题不再一味紧追热点,更有聊天拉家常的氛围了。

《圆桌派》的固定嘉宾是锵锵班底,梁文道、许子东、马家辉,新增的有马未都、蒋方舟等。

聊的话题共鸣度高经常引起微博热搜。

像前段时间被网友挖出来的蒋方舟讨论迪丽热巴的吃货人设问题。

像李玫瑾教授谈女生的恋爱、结婚观的问题。

因此,《圆桌派》前三季全都在9分以上。

但刚播了三集的《圆桌派》4,豆瓣评分8.8,创历史新低。

为什么呢?是节目不好看吗?是内容风格变了吗?

其实问题主要出在第一集。

第一集的话题是朋友。

节目想聊的应该是新型社会关系下,男女生对朋友的性别界定的转变。

男女之间的友谊,不需要用性别来强调。

所以,第一集请来了一对好朋友,陈坤和周迅。

演员擅于在镜头前表现自己,在电影电视剧中披着角色外衣表演。

谈话节目,要求做自己。

就像马爷说自己没法演戏,会崩溃一样,陈坤和周迅也没法完全放下自己像窦文涛和马爷一样在节目中瞎聊。

所以,第一集播完,评论对两位演员不太友好。

这也导致大家纷纷叫着“不要把一档谈话节目做成专访”然后跑去豆瓣给低分。

但问题很快被纠正过来。

第二集,请来了蒋方舟和心理专家武志红,跟窦文涛和道长一起,聊曾经火热的话题“隐形贫困人口”。

讲到了年轻人负债累累的现状。

讲到了城市白领工资不如快递员高,却过着高配的生活,买一万多的衣服。

并试图分析这股来势汹汹的消费主义。

蒋方舟觉得是距离感的消失。

就像买明星同款一样。

我成不了那样的人,但我可以穿跟你一样的衣服啊。

君不见,优衣库和KAWS联名同款被疯抢。

君不见,星巴克猫抓杯被黄牛加价10倍卖出。

而窦文涛谈到了科技的便捷。

花呗给我们以方便,但我们每个月为还花呗而奔波。

更可怕的还有刷脸支付。

但很多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被账单绑架了,不知道有花钱的自由就有还钱的不自由。

就像都文涛说的:“现代科技的骗局在于,我给了你跟多的自由,但是你也更多地出在了牢笼之中”。

道长梁文道则表示现代人都要求即时满足,几乎不给自己延时的机会,而且这个满足感时限会越来越被压缩,时间间隔越来越短。

对于这些社会现象,很多时候我们看一眼就过去,并不会深究。

但在《圆桌派》里,你会有新的启发。

第二集内容从深度上来说,改进了很多,但嘉宾武志红老师表现比较差强人意,没太跟上节奏。

而第三集,嘉宾又太出彩!

第三集的嘉宾是有“烂片之王”称号的香港导演王晶。

窦文涛问他如何看待这个称呼,王晶答“嫉妒而已”,世人嫉妒他,所以冠以污名。

是王晶的风格,耿直无惧。

问王家卫和贾樟柯喜欢谁,答王家卫。

问为什么后来跟周星驰有分歧,答都想做导演。

嘉宾夸奖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他直言也是谁红听谁的。

道长说倪匡高产时期一天能写十万字,他直言夸张了,两三万字吧。

窦文涛表扬周润发《英雄本色》演的好要拔高他,王晶说初衷是挣钱而已。

真实毒辣,以至于后来文涛和道长追着问王晶问题,把谈话节目变成了专访,但这次却没人说不好。

因为知识点密集有干货。

他们聊电影,讲到了香港人身上的“执生”精神。

八九十年代,港产片的高光时期,不少经典影片和经典镜头都是在边拍边写的状态下赶出来的。

就像王晶,一年要拍7部电影。

他现在的100多部电影战绩,大多数都是那个年代累积出来的。

“执生”里有香港人的拼搏精神,但现在想起来,总觉得里头还有浪漫主义。

例如古龙,一边喝酒一边赶稿。

例如高阳,一边打麻将一边构思情节,胡牌交稿。

例如《英雄本色》里,把客串的周润发偶然性地改成主角。

这样的岁月和时代,有一层浪漫的滤镜。

在节目中,王晶总结了喜剧的内核,就是是对政治、宗教、性的规范的破坏。

现在不容出好的喜剧了,政治正确裹挟了大多数人。

而喜剧人的普遍困境是创作生涯痛苦,演艺生涯短。目前的戏剧市场上,他唯一认可沈腾,但沈腾都在拍《飞驰人生》来寻求转型了。

女喜剧人,就更难,甚至必须要放弃作为女人的优势。

对香港导演北上的适应问题,他也看得很准。

对中国市场,他同样清醒,认为大众电影的机会在三四五线城市,没有任何一个电影能够吃下整个市场。

整个过程中,窦文涛和道长见缝插针却又精准的问出观众想问的问题,高手过招,内容过硬。

中国谈话类节目真的太少了,充斥市面的明星访谈又不够有营养,偶尔还有尬吹的嫌疑。

偶尔想起来,也会感叹:好在还有窦文涛啊!

如果观众能跟随《圆桌派》4走完这三十集历程,无疑是一件有价值的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g-wine.com/d/65532.html

a b